在一個平凡到不能平凡的午後、我用疑惑的眼神看著無臉人鑰匙圈問道:「是我的錯覺嗎?你們是不是少了幾隻呢?」

無臉人帶著微笑答道:「對啊、剛剛有一隻說是要去尿尿還沒回來。」
「不會吧!鑰匙圈要尿尿、原理是什麼呀!」正當我驚訝之時、媽媽走過來對我說道「不要每次都對著奇怪的東西講話、這個是妳的吧。」
說完媽媽把一隻無臉人遞給我、我看著無臉人對媽媽問道:「這在那裡找到的呢?」媽媽答道:「住樓上的小妹妹拿來的、她說姊姊的詛咒娃娃掉了、怎麼會老是買這種怪東西呀。」
「不…不是…這是無臉人不是詛咒娃娃啦。」可能也不想聽我解釋吧、話才說完媽媽就跑掉了。
然後我看著手中的無臉人帶著白目的表情。

就像是在對我說「哈囉、我回來了。」天啊、這個表情、真的好想揍他呀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