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一個平凡到不能平凡的午後、我用疑惑的眼神看著無臉人鑰匙圈問道:「是我的錯覺嗎?你們是不是少了幾隻呢?」

無臉人帶著微笑答道:「對啊、剛剛有一隻說是要去尿尿還沒回來。」 (繼續閱讀…)